爱迪生大战特斯拉?这场《电力之战》没劲透了

2017年9月9日多伦多电影节首映的《电力之战》本想完成《模仿游戏》在奥斯卡未竟的事业,没想到之后面对的却是万劫不复的命运。

首映当晚影评人集体反映影片质量令人失望,剧组不得不拉出来主演之一“卷福”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祭天道歉,已然断了卷福再次冲击奥斯卡的野心。

爱迪生大战特斯拉?这场《电力之战》没劲透了

没多久,2017年10月《纽约时报》爆出了本片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的性丑闻,80多名女性对他提出指控,学院立即宣布同他割席。在被#Metoo运动裹挟的不绝骂声中,韦恩斯坦电影公司自然也“与有荣焉”,旗下美版《触不可及》和《电力之战》同时陷入发行混乱,因#Metoo运动被搁置,沦为悬而未决的影坛疑案。

爱迪生大战特斯拉?这场《电力之战》没劲透了

毕竟这样一部电影怎么会拍砸嘛!《电力之战》汇集了好莱坞近20年最伟大没有之一的电影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亲自下场督战,小成本口碑佳作《我和厄尔以及将死的女孩》导演阿方索·戈麦斯-雷洪执导拍摄,演员阵容汇聚了“卷福”、“小蜘蛛”汤姆·霍兰德、“尼子”尼古拉斯·霍尔特、“万能反派”迈克尔·珊农……

爱迪生大战特斯拉?这场《电力之战》没劲透了

往事不可追,来者犹可待。错过多伦多电影节首映的观众们恐怕再也没机会体验原汁原味的《电力之战》。在韦恩斯坦被追剿的时间里,剧组首先站出来同韦恩斯坦划清界限,甚至不惜又(为什么要说又)拉出来卷福怒斥对韦恩斯坦“不断曝光的恐怖和不可饶恕的行为感到极度厌恶。”之后又趁发行停摆召回演员补拍5场戏、删减10分钟,导演剪辑版终于在两年后,也就是2019年年底韦恩斯坦事件逐渐平息之际再次上映。

只可惜《电力之战》这盘回锅肉依然不够香。

爱迪生大战特斯拉?这场《电力之战》没劲透了

《电力之战》讲述1880年,“电灯之父”托马斯·爱迪生(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Benedict Cumberbatch饰)与铁路大亨乔治·威斯汀豪斯(迈克尔·珊农 Michael Shannon饰)为争夺全美乃至全世界的电力供应系统,展开连场恶斗。爱迪生发明了直流电发电机,威斯·汀豪斯研发了交流电发电机,当两大发明家明争暗斗之时,神秘后起之秀尼古拉·特斯拉(尼古拉斯·霍尔特 Nicholas Hoult饰)突然出现…三位电力巨人会如何改变世界?

众所周知爱迪生一点也不受电影待见。1940年的《伟人爱迪生》和《少年爱迪生》后,好莱坞再也没有涉猎过爱迪生题材的电影——好吧,就算美国人不像英国人那么热爱传记片,好歹人是电影摄影机创造者啊!

爱迪生大战特斯拉?这场《电力之战》没劲透了

什么“天才那就是1%的灵感加上99%的汗水(而前者更重要)”,什么“一个人年轻的时候,不会思索,他将一事无成”往往只会见诸于小学生作文,人们对于爱迪生的印象只有“发明大王”的殊荣和影影绰绰的丑闻不断。

爱迪生大战特斯拉?这场《电力之战》没劲透了

遗憾的是《电力之战》并没有给观众成功解构这段“美国科技往事”。编剧迈克尔·米特尼克早在耶鲁大学学习戏剧时曾写过一版《电力之战》音乐剧,在改编成电影的过程中他似乎仍然在追求英伦古典戏剧的风貌——四位男主其中三人来自英国和电影实际在英国拍摄的事实可以辅证这一点。

爱迪生大战特斯拉?这场《电力之战》没劲透了

说到演员额外插一嘴,影片选角的功利性强到令人作呕。一向以聪明人角色著称的卷福又演了一回天才,一向以恶人角色著称的迈克尔·珊农又演了一回“反派”,荷兰弟又演了一次小跟班,尼子又演了一次傲娇男……几位英国演员硬拗着古怪口音的表演虽然可圈可点,可是拿来不断重复就只会让观众感到被消费情怀的无聊。

爱迪生大战特斯拉?这场《电力之战》没劲透了

尽管《电力之战》骨子里是英伦范儿的,可是美国导演阿方索好像却从来没有意向把电影拍成BBC专题片,他叛逆般地反其道而行之,找来朴赞郁御用摄影师丁正勋疯狂运用荒诞且克制的镜头视角,频繁使用快速变焦、跳切和长镜头,让动感的镜头在场景中闪转腾挪来稀释电影的严肃性,让管弦乐和电子乐的搭配焦灼技术革命的危机感。在《电力之战》中观众能看到创作者尝试用视觉和听觉来打破故事本身的边界,拥抱主流观众的喜好的同时互文时代精神。

爱迪生大战特斯拉?这场《电力之战》没劲透了

可是这也造成了电影技巧泛滥的混乱局面,在平铺直叙的流水账故事框架当中,导演挑逗观众的热情看起来就像一场闹剧,根本无法令观众深入感知一个大时代来临前的暗潮涌动和时代俊杰的明争暗斗,反而像是被导演阴谋推着走马观花,胡闹一通。是的,《电力之战》精心雕琢的种种细节最终难逃文不对题的尴尬,在今天看来仍然磕磕绊绊的电影背后,想象不到原版会烂到那儿去。

爱迪生大战特斯拉?这场《电力之战》没劲透了

说回电影本身,也许你和我一样被《电力之战》前期的宣传文案所蒙蔽以为这是一场爱迪生vs特斯拉的小人君子大战。坊间传闻,依靠打官司买卖专利发家的爱迪生一向以大资本家的势利小人姿态示人;而特斯拉总“郁郁不得志”,如被历史抛弃的尘埃一般被视作籍籍无名的真君子,两人对电机发明的冠名权之争从来都是二手科普热衷的话题——毕竟造神和谤神都是人类逃不过一体两面的劣根性。

爱迪生大战特斯拉?这场《电力之战》没劲透了

然而《电力之战》真正探讨的并非个人成败之争,而是意识形态的崛起与回潮。电影中的爱迪生作为任性的天才,身上闪烁着理性主义的光辉却在现实主义的世界四处碰壁;而对手,相对低调的汽闸发明家乔治·威斯汀豪尔则是不折不扣的实用主义者,他的发明创造只是为名为利。在两种意识形态的碰撞中以直流电和交流电作为武器厮杀,导演各打八十大板将双方的丑恶嘴脸撕碎。当局者迷,都没有看清推动世事的真正力量并非直流电和交流电,而是金流。于是电影结尾两种意识形态之争负给了毋庸置疑的真理,共退一步点破铸剑为犁的鸡汤名言——哥们儿能更中庸一点吗?

爱迪生大战特斯拉?这场《电力之战》没劲透了

说半天特斯拉去哪儿了?放心,我没忘,没提是因为在这场《电力之战》中特斯拉毫无存在感。明明是一条怀才不遇的英雄崛起历程,特斯拉的故事线被强行穿插在爱迪生和威斯汀豪尔之间,如同棋子任意东西,毫无意义而只觉得臃肿无聊。

爱迪生大战特斯拉?这场《电力之战》没劲透了

更为致命的是,同样演特斯拉,《致命魔术》里的大卫·鲍伊几乎几乎珠玉在前地给这个角色写下了定义,再往后不管谁演都只觉得东施效颦。

爱迪生大战特斯拉?这场《电力之战》没劲透了

要说《电力之战》有没有感动,还真有。电影结尾,发明出电影摄影机的爱迪生创造出一个产业——电影,他如你我一样坐在剧院,眼中有光、心中有火。

爱迪生大战特斯拉?这场《电力之战》没劲透了

《电力之战》即将于2020年8月28日全国上映,如果仍对四大男神“痴心不改”,不妨走进影院亲眼见证这场《电力之战》。

番号班不反对转载或采集,但转载采集时请注明出处,谢谢!
番号班级 » 爱迪生大战特斯拉?这场《电力之战》没劲透了

发表评论